首页 > 新闻动态 > 热点聚焦

【商业评论】行长蜂拥离职 民营银行玩不转了?

[来源:本站原创][日期:2018年06月11日][点击量:2067] 【 【打印】

本刊记者 彭洋

 

行长接连离职,折射出的是国内民营银行的行业困境。不过困境是暂时的,重要的是民营银行是否能准确把握自己的定位,用好自己手上的资源。

4月底,吉林亿联银行和重庆富民银行两家民营银行均传出行长离职的消息;除这两家银行外,去年下半年中关村银行和福建华通银行的行长也相继辞职。上述四位行长其中有三位履职均未满一年,在以“稳定、保守”著称的银行业来说,这样的闪电离职确属罕见,让人不得不思考其背后的联系。或许,这跟民营银行目前普遍遭遇的行业困境不无关联……

 

干不过一年

目前,吉林亿联银行行长离职已得到证实,重庆富民银行尚未公开回应。根据银保监会官网的信息,戴兵于2017年7月被核准任职资格,在吉林亿联银行的履职时间尚未满一年;闵路浩则在2016年8月开始任职重庆富民银行行长,履职时间不满两年。消息传出后,业界议论纷纷,有媒体甚至用“民营银行闪电离职潮”来形容此情况。

如果仅是这两家银行行长离职,媒体或许还不会用上“离职潮”这样的字眼。事实上这种情况早已出现:2017年10月,中关村银行行长王萌因个人原因辞职,距中关村银行开业刚过去3个月;2017年11月,福建华通银行行长郑新林离职,距华通银行开业10个月。甚至在更早之前的2015年9月,微众银行行长曹彤在加盟微众银行10个月后也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要知道目前国内仅有17家民营银行开业,如今就有5家的行长“闪电辞职”,接近总数的三分之一。

虽然5位行长多人都出于“个人原因”离职,但有接近已离职民营银行行长的相关人士对媒体表示,离职的一个原因是其发现工作环境、工作方向都与计划有一定出入,比如在原银行擅长的是渠道,到新的银行很多业务受到限制,做不了,难以达到既定的预期,“民营银行是新生事物,体制机制运作模式都是新的,你没干过,谁都不知道是不是适合自己。银行和经理人双方觉得合适,就留在一块儿干,不合适了就早点儿分开,这对个人和银行都是好事。”

“民营银行中,许多银行高管出现了‘水土不服’,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高管与股东之间在银行发展方向、业务重点等方面出现了分歧,资本的话语权更大。”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在一些民营银行中,大多数董事会成员不具备金融行业工作经验,银行高管的自主空间较小,战略以及经营方向很难做主,所以仍然是资本决定方向,这就发生了分歧,也导致了银行高管离职。

 

水土不服的原因

不过若仔细分析目前国内民营银行的现状,“水土不服”或许只是表面原因。

众所周知,2016年前后,申办民营银行是业界的一股潮流,众多上市公司和资本均对民营银行“想法多多”。2013年到2016年,民营银行的核名数量分别为55家、116家、146家、178家,呈明显的上升趋势。但从2017年开始,核名数首次出现了下降,只有128家。其中注册资本门槛的提高,是多数上市公司和资本选择退出的一大原因,亚宝药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早在2013年底,亚宝药业就与其他拟出资人签署了《山西同昌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协议书》,拟参与筹备设立山西同昌银行,注册资本10亿元,其中该公司拟出资2亿元,占同昌银行总股本的20%。但2017年初,在山西银监局《关于推进设立民营银行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中,明确提出发起设立的民营银行注册资本最低为20亿元、发起人应为在山西省内注册的民营企业、优先选择单家企业净资产不低于100亿元,终极受益人和剩余风险承担者个人净资产不低于50亿元的民营企业作为民营银行的发起人等13项具体准入条件。该《意见》中的条件超出了此前亚宝药业的预算,最后亚宝药业决定终止筹建同昌银行的相关工作。

除了亚宝药业外,朗玛信息、益佰制药等也均因达不到注册门槛终止了各自银行的筹建工作,这在一定程度上让“民营银行热”降了一下温。

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或许是民营银行自身所面临的行业困境了。

虽然据2017年底发布的《城市商业银行发展报告(2017)》,目前已经获批开业的17家民营银行尽管资产负债规模保持平稳上升态势,各项业务实现了良好较快发展。但事实上,民营银行在实际经营中受到了一些掣肘,遭遇了业务瓶颈,比如“一行一店”模式。

根据银监会规定,民营银行必须实行“一行一店”模式,即在总行所在城市仅可设1家营业部,不得跨区域。在“一行一店”模式下,有些民营银行干脆不设立线下网点,仅仅依靠互联网发展业务。“民营银行毕竟是白手起家,要么纯粹没有线下的网点,有线下网点也基本上是一行一店,只允许有一个线下的网点。在这种情况下,要去拉存款吸引客户就很难。”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认为,民营银行大多开业不久,手里的产品非常有限,而且业务资质不全。在这种情况下,民营银行想拉存款非常难,要获取客户,一没网点,二没产品,对于管理层来说压力很大。此外,民营银行股东可能对回报之类的要求比较高。许多民营银行行长之前都是在比较成熟的银行工作,拥有成熟银行的经验,但在面对开拓型、且没有太强烈的股东资源支持情况下的民营银行时,相对来讲挑战会比较大。这种情况下,这些行长可能会不适应。

除了“一行一店”,民营银行在很多业务资格上也受到一定限制。根据央行2007年《同业拆借管理办法》,民营银行成立两年内无法进入同业拆借市场;根据央行2013年《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金融债发行管理办法》,民营银行成立3年内难以通过发行金融债解决资金来源;由于不是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正式成员,现阶段民营银行也没有资格发行大额存单吸收存款,目前只有华瑞银行、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获得同业存单发行资格。

或许上述种种,才是民营银行行长“水土不服”的根本原因。

抱紧股东“大腿”

从本质来说,无论是民营银行行长们“水土不服”,还是民营银行遭遇行业困境,都只是民营银行发展过程中的暂时现象,并不能就此说明民营银行已经触及自己的“天花板”。

“我觉得首先要明确民营银行发展的定位。很多人好像有误解,一直以为觉得民营银行的设立目的就是和现有银行体系进行竞争,一定要把现有银行打败了才是成功的,或者至少要按照现有的银行体量规模或者价值标准去评价它,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思路。” 曾刚指出,国内的银行数量已经不少,有4000多家法人,整个银行业的产能实际上是过剩的,在这种形势下,发展一批银行出来并不是因为银行总体供给不足,而是希望它可以去弥补现有银行存在的一些结构性的空白,比如普惠和互联网这两块。民营银行就是这两块领域当中对现有银行体系有益的补充,“如果以差异化的发展和定位去看待,我个人觉得还是比较成功的。”

解决了定位问题,接下来就是如何走出目前的困境了。既然民营银行基本都是由颇具实力的上市公司筹办,那么充分发挥“大股东”的作用无疑是最方便有效的途径之一。“民营银行的大股东多半是产业上非常优秀的企业,围绕这些企业产业的上下游,或者整个生态链,就可以去发展与之相适应的业务模式,不管他是线下的还是线上的都可以,”曾刚表示。

比如有着阿里背景的网商银行,就是依托阿里的电商资源,向阿里平台的电商商户提供融资,具体产品包括网商贷、旺农贷和信任付。截至2017年1月末,网商银行服务小微企业和经营者的数量达到271万户,覆盖全国23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累计放款金额1151亿元;贷款余额331.93亿元,户均贷款余额为1.7万元。

即使没有互联网背景的民营银行,也可结合股东资源发展自己的差异化项目。比如上海华瑞银行就是凭借大股东上海均瑶集团的金融服务、科技创新等主营业务板块,开展起了自己的金融市场与科创金融业务,为小微企业提供跨境金融服务、线上供应链金融服务等。其2016年年报显示,2016年华瑞银行非息收入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6593万元,同比增长89.8%,投资收益为1.2亿元,非息收入占营收的28.29%,其中投资收益占18.2%。

由此来看,虽然国内民营银行暂时遇到了困境,但不是“玩不转”,只要它们能够明白自己存在的价值并非是要作为竞争对手去打败现有银行,而是去开拓和填补现有银行无法企及的空白市场。至于该怎么做,抱紧股东的“大腿”就好。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太阳·成集团tyc234cc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太阳·成集团tyc234cc 渝ICP备14005088号
太阳·成集团tyc234cc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

XML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