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热点聚焦

【特别策划】贸易战下无完卵中国企业如何逃生?上篇

[来源:本站原创][日期:2018年05月09日][点击量:2599] 【 【打印】

策划/本刊编辑部  执行/本刊记者 陈武亮

 

中美全面贸易大战已是剑拔弩张,至于打多久,烈度有多大,难以预料。人们还记得当年日美汽车、中欧光伏等贸易大战,风暴之下,一批批企业轰然倒塌,大量工人失业。而这一次,中美贸易之战赌的不止是一场生意,更是彼此的国运,其烈度与破坏力必然超过以往任何一场贸易风波。然而,大浪之下并非鱼虾无存,适当的应对不仅能减少风险与损失,还能让贸易战变“危”为“机”。

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正式发布禁令,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直到2025年3月13日。

这是继4月4日宣布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的产品清单,4月5日额外对1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后,中美贸易战的进一步扩大化。从目前中美两国政府的态度看,贸易战以和平收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中国企业必须为烈度可能更大的贸易战争做好准备。

实际上,近数十年来,贸易战的硝烟从未消失。中国的产品和企业走出国门之后,这种硝烟几乎一直在身边萦绕。无论是四分五裂的欧洲,还是实力超强的美日,以及同是发展中国家的印巴,都曾对中国的相关产品和企业进行过抵制和封锁。

特别是近十年来,中国产品不但在中低端市场抢占了大量的份额,在一些高端领域也开始攻城略地,中国庞大的制造能力和竞争力已成为很多国家的“心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迟滞中国的发展,欧美日等国近年罕见地达成了“默契”,开始用技术、税收、环保、知识产权等大棒伺候着一个个冒头的中国企业。

大棒的重击之下,不少企业伤筋动骨,甚至崩溃倒闭。上世纪90年代纺织企业的倒闭大潮,2002年之后的钢铁企业整体亏损,2012年前后光伏巨头的陨落,无不与西方国家的贸易打击有关。

贸易大战之下无完卵。中国如此,其他国家亦然。2012年的中美、中欧光伏大战,虽然尚德、赛维等光伏巨头倒掉,但欧美超级光伏巨头全被中国干掉,如今世界前20大光伏企业14家为中国所有,前三名皆为中国企业。

所以,贸易战既是“残杀”也是“锻炼”,只要捱过这场大战,企业必将浴火重生,迎来辉煌。

 

上篇:

美国贸易战背后的“算计”

毫无疑问,这次贸易战的发起者是美国。作为世界贸易规则的制定者,美国对几乎所有主要贸易国家都进行过贸易封锁,德国、法国、俄罗斯、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韩国、印度、越南、中国等无一幸免。

特别是与日本、德国、中国等制造业强大的国家,近几十年的贸易争端几乎从未停止。通过贸易战,美国成功打压了德国、日本的追赶之势,有力地保住了霸主地位。

 

让日本失去30年

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对日本的“贸易大棒”几乎未曾停过。60年代的纺织品战(1957年~1972年),70年代的钢铁战((1968年~1978年)、彩电战(1970年~1980年),80年代的汽车战(1979年~1987年)、半导体战(1987年~1991年),其中汽车战、电信战(1980年~1995年)持续十多年,一直打到90年代。美国通过反倾销、拒投资、加关税等手段最终迫使日本自愿限制出口,赴美投资办厂,取消国内关税以削减对美贸易顺差,使日本企业遭受了惨重损失。

然而出乎美国所料的是,尽管经过层层打压,遭受冲击的美国企业仍然处境艰难,通用、福特等汽车巨头,纺织、电视等行业企业几乎无一幸免。至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对日本贸易逆差占美国对外逆差总量的比例已超过40%。当时日本的GDP已攀升至美国的70%,在汽车、钢铁、家电等行业对美拥有全面优势。日本国内一时雄心勃勃,甚至出现了“日本可以说不”,意图挑战美国老大地位的热潮。

为减少贸易逆差、打压日本的发展势头,1985年9月22日,美国与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三国,迫使日本签订美元强制性贬值的“广场协议”。

协议签订后,三年之内,美元对日元贬值了50%,日元对美元升值了一倍。这样一方面大大削弱了日本商品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导致日本资产急剧膨胀,诱发地产和股市泡沫,泡沫破裂之后,日本陷入了长期的经济低迷,至今没有缓过劲来。日本昔日争当世界老二的雄心早已不在,只剩下哀哀迟暮。

 

真正目标:中国制造2025

与日本不同,中国对美国的挑战是全方位的,而且势头尤为迅猛。2017年,中国GDP已占美国的67.7%,而按购买力平价计算,2016年就已超过美国。

据美国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3372亿美元,占美国逆差总额的59.3%(2016年为47%),远远高于日本鼎盛时期的40%。其中,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3757亿美元,占美国货物贸易逆差的46.3%,超过后九个经济体之和(42.3%)。

尽管中美之间的统计有1000亿美元左右的差距,但中国对美国的贸易挑战已远超当年的日本。由于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在制造业中低端拥有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优势和竞争力。近年来,在中高端制造领域,中国也出现了全面突破的态势,在高铁、核电、特高压电、载人深潜等领域占据了相当不错的优势。

与之相应,由于长期忽视制造业,美国产业严重“空心化”。其政府债务和贸易赤字已累积到非常危险的高度。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美国的未来相当堪忧,美国政界的有识之士为此思考着各种对策。

作为“美国利益至上”的代表人物,特朗普在竞选时就发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并将攻击的矛头指向了中国。上台后,特朗普政府陆续在产业、财政金融和贸易上推出新政。在产业政策上,特朗普促进制造业回归,力图改善产业“空心化”局面;财政金融上,特朗普实行减税(其中企业所得税率由35%降至15%,中国一般企业所得税率为25%)和弱势美元;贸易政策上,特朗普对国际贸易采取强硬态度,对相关国家发起贸易保护和增收关税的措施。

所有这一切,归根到底,都是为了促进美国的制造业复兴,阻止产业“空心化”进一步发展。对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逆差国和最有实力挑战美国霸主地位的中国,特朗普将其列为重点防范和打击的对象,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就发出了“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的叫嚣。

尽管日本当年着实让美国“惊心”了一场,但毕竟美国在日本有驻军,美国可以通过强制性协议迫使日本“缴械投降”。对于中国,任何强制或胁迫性的手段都无法奏效,于是特朗普政府只好在贸易上对中国进行重点“照顾”。

为保护美国企业利益,美国常常动用国内法律对贸易对象进行制裁,其中最重要的是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和1974年贸易法的“第301条款”,根据232条款的规定,美国将对特定产品进口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进行立案调查。301条款则针对贸易自由化和知识产权保护进行了规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一旦认为贸易有碍所谓的“贸易自由化”和“知识产权保护不力”,可单方面进行“发起调查——贸易谈判——报复措施”行动,直至对方消除相关做法。中国则是美国“232条款”“301条款”重点关注的对象。

特朗普上台后, 从2017年起,美国对中国的钢材、铝板等产品发起232调查、发起知识产权方面的301调查和“双反”调查,先后否决蚂蚁金服收购美国速汇金公司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与华为合作销售产品。今年1月,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以危险美国安全为由,否决并组织了中资财团对荷兰飞利浦公司的收购。

与往年不同的是,美国今年将贸易制裁的对象选在了高科技产业,包括航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几乎涵盖《中国制造2025》中重点发展的十大产业。白宫高级贸易顾问皮特·纳瓦罗直言不讳地说,关税报复的清单将主要聚焦“中国政府希望力推的高科技行业”,“在我看来,中国如此公开地发布这个到2025年的计划,基本等于告诉世界,‘我们将主宰未来每一个新兴产业,而你们的经济将不会有未来’……这些行业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和量子计算。”

显然,美国不止是在发动贸易战,而是在下决心迟滞甚至阻断中国进一步发展的进程,尤其是在高科技领域对美国的挑战。

美方担心,未来中国在这些领域形成成熟的技术能力和制造能力后,将与美国形成直接竞争,威胁美国的领先优势。美国也常常借助“301条款”对美国高科技产业进行保护。

4月2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2018年度特别301报告”,自2016年以来,连续三年将中国列入“重点观察名单”,今年更是将中国列入“306条款监管国家”。根据美国贸易法规定,只要美国判定贸易对象未遵守双边知识产权保护协议,即可被列为“306条款监督国家”,一旦被列为该等级,美国可不经过调查和谈判自行发动包括贸易制裁在内的贸易报复措施,这相当于对中国的“最后通牒”。

 

中国的“无芯”之痛

4月4日、4月5日,中美相互公布增加关税的产品清单后,国内有好事者发现,中国对美征收关税的对象主要是农产品,美国对中国则多为科技含量较高的产品,戏称这是“农业国”对“高科技国家”的战争。

实际上,与美国相比,尽管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总体上仍然远远落后于美国。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发布的禁令让某些国人对我国高科技领域“先进”的幻觉打回了原型。美国的禁令顿时让中兴“临时性休克”,如果禁令真正持续到2025年,对中兴通讯来说无异于一场灭顶之灾。尽管中兴通讯在5G技术以及通讯设备上遥遥领先,打得美国同行毫无招架之力,但是其基础都建立在美国人制造的芯片以及基础软件之上。

不只中兴通讯如此,在信息时代,电脑、手机、家电、汽车、高铁、电网、医疗仪器、机器人、工业控制等各种电子产品和系统都离不开集成电路(芯片)和基础操作系统。2017年,我国集成电路的进口量高达3770亿块(件),进口额2601亿美元(17561元人民币),其中美国公司的占有率近60%。

即使近年中国在集成电路上的发展步伐较快,据国际半导体协会(SEMI)统计,2016年中国公司仅能满足本土芯片需求的17%,到2019年预计只能满足25%左右的需求。据《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现状分析》,我国绝大多数核心集成电路的国产芯片占有率为0。

根据我国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规划,我国芯片自给率到2020年也仅为40%,2025年为70%。在核心集成电路上,我国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受制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

 

难以启齿的统计数据

芯片之“痛”只是我国高科技之“痛”的一部分。国务院侨办副主任何亚非在2015年的一次讲话中指出,我国的核心技术对外依存度超过50%~60%,新产品开发70%靠外来技术。尽管近年我国在高铁、核电、大飞机、机器人、数控机床、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高铁轴承、核电主泵密封件、海上钻井平台定位系统、工程机械液压系统密封、汽车发动机等重要零部件与关键材料80%以上靠进口。

其他统计数据更让人触目惊心。

作为工业的母机——数控机床,我国中高档数控系统的80%,高档数控系统的90%,高档数控机床的85%还有赖于从国外进口。

高端医疗设备80%以上依赖进口,核心技术、材料或核心部件多数被国外公司垄断。90%的超声波仪器市场、85%的检验仪器市场、90%的磁共振设备市场、90%的心电图机市场、80%的中高档监视仪市场、90%的高档生理记录仪均被外国品牌所占据。

在引以为傲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新能源汽车控制器的核心功率模块从芯片到封装全靠进口,数字信号处理器、膜式电容、专有电路与芯片等几乎98%依赖从欧美和日韩等国进口。发动机动力组成、自动变速箱、电子电器、电气系统等通用产品上,在燃油供给系统、点火系统、能源专用部件等部分关键、高精尖、高附加值和高利润零部件产品领域上,基本都处于空白,几乎都依赖进口。国内电机系统用耐电晕电磁线、绝缘材料、高转速轴承、IGBT(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薄膜电容、高性能磁钢等关键器件与材料也主要依赖国外技术和资源。

2017年5月5日,我国首架100座以上的大飞机C919实现首飞,有国内媒体评论,这将打破波音、空客对大飞机的垄断局面。然而,据专家透露,C919包括发动机、飞控、航电、液压等核心系统在内的70%的核心零部件均需国外购买,因此国外有人打趣C919是“攒出来的”大飞机。尽管波音、空客都走的系统集成的路子,但C919不足30%的国产化率的确让国人尴尬。

我国在高科技领域的短板,源于在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基础材料和产业技术基础方面的严重不足。为此,国家制定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力求突破。但时不待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已经对中国开始警觉并做出防范。

目前,除了对中兴通讯进行制裁之外,美国正考虑对华为、阿里、腾讯、百度等中国高科技企业采取措施,阻止其在5G、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方面运用美国技术和器件。同时美国正联合欧洲、日本等国,阻止中国企业对其高科技企业的投资和收购,目前已得到了德、法、英、意、日、印等国的响应。

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企业必将遭遇各种困难,过上一段苦日子。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太阳·成集团tyc234cc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太阳·成集团tyc234cc 渝ICP备14005088号
太阳·成集团tyc234cc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

XML 地图